九屆後日談

向下

九屆後日談

帖子 由 司令 于 2016-01-05, 07:31

滴滴滴:所有人PDA不约而同收到一则讯息  同时画面被熟悉的南瓜頭占据了









該是道別的時候了呢
南瓜头スミス是个信仰,GM大人是神...
KQ活动有许多争执与不快,不过还是希望大家度过了愉悦的一届

スミス就把棒子交给下一位了


容許 スミス退场
一鞠躬


突然间,画面上的南瓜头全身逐渐破碎
宛如星光粉尘一样消散

屏幕里面,最后南瓜头的面罩消失之际
你们隐约看见面罩下是个熟悉又陌生的丽人
似乎在诉说什么,但你们无法听到,更无法明白了

之后……





须臾
或者更久
无数岁月过去了





KQ九届结束后三个月,离开JAP的一艘渡轮上




“我饿”
“我饿。。。谁有吃的给我一个!”

赤城在那之后和其姊姊加贺平安的离开了游戏会场。
在食堂安稳的睡梦中芜惊无忧的度过这残忍的KQ游戏,不得不说是她的运气,也因为这样她直到现在还能保持一颗纯粹的心。

“……”

加贺这时像往常一样,默默地拿出准备好的特制大份量便当。
除了即将离乡的忧愁以外,似乎没有改变什么。

“姊姊,谢谢! 哈呜哈呜,这鸡腿…哈呜哈呜…”

看着依然天真无邪的妹妹,即使是加贺也不由的心软。
习惯深处阴暗中,背叛别人,走到这一步的她,或许可以放下这一切了,也或许可以顺利和妹妹在某个地方从新开始。

“不用…担心,姊姊会保护你的”

“恩,赤城我啊,我一直相信姐姐”

“……对不起”

“呜恩,姐姐不用道歉的啦”


不久前,姊妹俩的家族已到了岌岌可危的地步,只是JAP即将展开的乱世,加贺不想再理会了,卷走大量资金和细软后,加贺拉着妹妹一起跑路。
虽然对还留在那里的人感到抱歉,但是为了妹妹的话,加贺愿意成为那自私的人。

就让赤城一直保持那份纯真吧。


压抑内心想法,试图忘却某个神秘组织的指令与胁迫,加贺和赤城踏上一段新的旅程。

“姊姊…这次…我们不会再分开了吧…”

“恩…”

“太好了,啊,到了新大陆后我们来写信给还在JAP的她们吧!说起来赛艇先生真坏,那个时候老是追着我们,不过要赤城来说,谁叫是我们姐妹都太有魅力了呢”

“呵呵”

怀着心事的姐姐加贺
单纯当个好妹妹赤城

虽然等待她们的未来依然充满着挑战与风波,但至少
这一次她们姐妹会一起面对

“姊姊…这一次,我就在你身边”

“……恩”

吃喝姊妹今后或许会踏上吃遍五湖四海的旅程,谁知道呢?



无数的分支与可能造就这无数的未来,但即使支流再多也会有有一条会成为主流。
亦即现实。
但在无数人的因缘交错下,其诞生的将是混沌。



KQ九届结束后三年,远离JAP的新大陆某地 

在一处形似乱葬岗的坟墓前,有个少女正安安静的扫墓。

共统体的公用墓地,其中公俸着许多连尸体都没有的衣冠冢。
即使在新大陆这里,部分地区的混乱与纷争也没有比JAP好多少。
有着一定身分与金钱才能使用的公用墓地也是这年代难得的产物了。

毕竟当人都活得不想人的现在,又有多少人想追忆死人呢?

但即使被人说傻,少女还是默默地承租这里的土地,至少想给死去的人一个安息的地方。

能井…泉此方…夜斗…

“笨…蛋…这不…和…咱…失约了吗…”
(要说笨和爽约的话,咱也是吧…)

少女正是结月缘。
在KQ游戏中,结月缘遇到了很多朋友,也遭逢很多苦难…与离别。

更在那之中少女失去了重要的歌声…

以及…重要的人们。

(能井,咱不再是个小女孩了,为了妹妹秦心,咱会更坚强的)

即使在KQ游戏的会场中,结月缘和秦心这对姊妹始终也碰不到自己的父亲,或者该说阴错阳差之下,这对父女隐隐避开了彼此吧。

“你不能唱歌了吧…那你没用了,走吧!我张国荣不需要没用的女儿!”

父亲张国荣虽然狠心要断绝父女关系,但他却在那之后透过伊克˙赛丁给结月缘与秦心这对姊妹,一大笔常人无法想象的金钱和安排新的身分。

同时还替姊妹俩人安排了前往新大陆的手段,也不忘了打风趣说,只要日后有机会的话,他要自愿替死去的能井接下保镳职务。

“阿蒂欧斯,有 [缘] 再会吧,啊哈哈,这可是双关欧!”

在伊克˙赛汀的送别后,两人就此离开生长了无数岁月的家与JAP的国土。自始自终,如同在KQ游戏中的行为一样,这对父女就笨拙地维持着陌路人的关系。


转眼之间离开JAP快两年了,也不知道还在那里的人们如何了。

毕竟从以前开始JAP就是个很封闭的岛国,加上大战后的影响别说跨国了,有时就连地区之间的关系也十分冷漠。

或许逃出了KQ游戏的会场,也只是回到这更大的牢笼之中吧。

“结月姊….我们走吧…既然担心,这次就回去JAP看看”

“恩,妹..妹妹啊,给…你…添..麻烦了啊”

“不会,秦心很高兴能帮到结月姊姊。”

(要细数改变最多的或许是秦心了吧,表情和语言也逐渐丰富起来,虽然秦心在那之后不再配戴那面具有些奇怪,总体来说在KQ游戏的经历也不全是坏事。

这么看来确实是如此,只是结月缘会很奇怪妹妹有时会闷闷不乐,甚至会没事去翻箱倒柜的在找什么东西。)

“噗嗯!这什么坏旁白啊!结月姐姐欺负人!”

“唉,别...打…那么…用力…会痛…姐姐…要生…气啦”

原本严肃的扫墓气氛,在这姊妹打闹之下一散而空。
如果那死去的三人看到了不知道会不会苦笑呢?
泉此方会加入其中?
能井会苦笑置之?
夜斗又是如何呢?

“姐姐,这次我们要找爸爸说清楚”

“恩…臭…老爸…我们可不会…在听…他安排了”

随着结月缘的话落下,路陆续有穿着黑西装的人的正试图靠近两姊妹。

“真是…阴魂…不散啊…”

“超频驱动!不准你们碰姐姐!”

结月缘与秦心,即使来到了新大陆也无法得到平静的生活,但这是她们的所愿。
成长起来的姊妹俩不在是受人保护的雏鸟,而是伺机而动,准备展翅翱翔的凤凰。
在她们要回去JAP的路上又会发生什么呢?
这…又是另一个故事了。


KQ九届结束后一年,张国荣住宅 

“老张啊,你确定不送别吗?这次之后可能就没法再见面了欧?”

“没那个必要,信长包围网已经被打破了。就连中立势力的头领,学院都市都也被吞并!这种时候没有儿女情长的功夫!”



“切切口是心非,不过真想不到…我们那时都以为那女魔头死在那会场了啊…不过也有可能是假货在借势在操作……”

“不论是真是假都一样,现在的信长大军已经越发壮大了,这样下去JAP被统一是迟早的!”

张国荣的目光忧虑的看着眼前的大地图,只见上面无数的红点遍布,可见形势非常不乐观。

如同天意弄人,KQ游戏会场中再次遇到信长,与其交战,还有得知她身死的消息,之后希娜的那件事……

这些事件引发的连锁效应,即使到了现在也没有缓解多少,但不如说JAP变的更混乱了。

“这不好搞啊,不论现在指挥信长大军,我们这边都不好说能撑多久啊…你那神秘支援的呢?大金主还是没有下落或任何回应吗?”

“不知道…希娜就像真的死了,但我不相信那个就是希娜,如果说织田信长是女魔王,那么希娜就是更在其之上的某种存在!”

“真可怕,这年头妹子一个比一个猛啊,我真是不想服老都不行。”

“服老吗…”

良久,考虑着什么的张国荣开始奇怪的大笑起来。

“……呵呵,我说伊克啊,你还有自信自称自己是快递员吗?”

“有何不敢,风神的伊克˙赛丁永远健在!快递员中的最强二人组,就差你了国荣!那么你还敢自称自己是快递员吗?”

“有何不敢,雷神的张国荣永远健在!数十年前许下的承诺,欠下的债是时候一同算清了。”

原本的张国荣虽然颇斯文,但暮气颇重,全然没有当年的霸气。更多的是沾染了商人的市侩气息。
但现在似乎想开了什么,整个人宛如出窍的利刃一样,开始散发逼人光彩。

“…我太晚了吗,伊克”

“不晚,国荣。因为我也晚了,但现在也不算太晚。”

张国荣与伊克˙赛汀,名留JAP史上,被世人认为是最大的叛徒。

此时的他们却笑的很开怀,就像年轻时的毛头小子一样,充满着热血与朝气。
只为一展胸中的抱负,他们最大最不被此时世人所接受的某个计划。

或许是在会场中妹红的点醒,又或许是最后的疯狂。

仅仅只为了从前对人许下的诺言,即将席卷整个JAP的这场好戏,要有这两人揭幕了。


KQ九届结束后四年,JAP某处无法地带 

红美铃睁开双眼所见,是像往常一样的充满污染物的黑色天空,以及无数点缀其中的战场火光正充当了星空。

刺鼻的硝烟与尸臭也掩盖不了散布在战场中人心的丑恶。

“真讨厌…总感觉昨天还在那个会场啊…”

数年前红美铃曾经被迫卷入一场杀人秀,在KQ游戏的会场中人人之间都再防备下,反而让真正杀人魔王有了可趁之机,但不如说内心之间的不信任才是真正的魔王。

美玲也失去了她的好友,泉此方。

在那之后,离开会场的她孤身一人踏上世界矫正之旅。

不论是从前的同窗好友吃喝姊妹,还是在会场中结下友宜的结月缘与秦心姊妹。都是美玲在这世上为数不多的友人了。红美铃却也狠下心来不在联系。

──因为在泉此方死后,学院都市很快的被第六共同体...也就是织田信长的势力给吞并了。
只是武人的红美铃光是自保也竭尽全力,在这历史大势之下终究无能为力。

为了不给昔日好友们惹上麻烦,在那之后她选择了走上复仇之路的美铃。
孤身一人的她,饱尝这份夺走昔日好友与容身之处的仇恨,她要用自己
的拳头去复仇。

JAP在那之后数年陷入极大的混乱与乱世,而红美铃正活跃于无数战场却越陷越深。

如今满是身心疲惫的她,始终也找不到复仇的对象与机会。
或许没有这方面的门路和智慧真的是她的短版吧。

"缘和心...想不到你们要回来JAP了啊....抱歉啊...我们的故乡变的一团遭。"

吃喝姊妹似乎日子过的挺滋润的,缘和心这对姊妹似乎也过着不平凡的日子。
会这么说是最近某些原因下,美玲也收到了她们久违的来信,知道她们要回JAP了。

同时结月缘和秦心也希望帮忙打探张国荣的事。

"真头疼...现在JAP整个一团乱,在说我也不是搞情报的料啊,反倒是赤城问有没有KFC可以吃还好理解...."


砰砰砰!无数爆炸声就在红美铃附近响起。意识到还身在站区的美玲也无暇在感叹。

"如果这一切都是恶梦的话,老娘就用这双拳头打破这天!"


某时某地某南瓜头

你们知道吗? 
每个曾经参与过KQ游戏的玩家都会怀疑自己经历的这一切说不定是再做一场梦,可这是本人不可能都发觉的错误命题...



KQ九届结束后一个月,JAP某处隐密设施

─────那一天 受伤最深,最愚蠢,最该受责难的,究竟是谁呢?

(黑桐....拓人...我...)

不重要了,当年选择遗忘一切的娜娜伊,那怕再次回到了熟悉的KQ会场也一样。
不认识,不知道,不清楚。
或许可以指责她在逃避,但这何尝不是另一种解脱方式呢。
如今的娜娜伊只是娜娜伊,一个好不容易才从死亡秀解脱的[普通人]。

"老太婆,你老皱着脸只会老的越..痛痛痛.别拉了啦.."

"...妹红炭..."

"呜...老太婆欺负人"

藤原妹红,和娜娜伊一同生还的玩家,也是如今娜娜伊少数的牵绊。
出乎娜娜伊预料的事,经过KQ游戏后妹红反而一扫10多年来的阴霾,原本缠绕其中的狂气与某种不安定因素消失了。

(或许....这才是黑桐当初的真正目的吧.....
那个人,从以前就是这样....)
妹红在会场之中似乎找到了当年的因缘伊克˙赛汀,也直面解决了仇敌信长,就连那个[希娜]也是死在妹红手上。

这个被娜娜伊当成孩子宠的女孩,在这些方面,敢爱敢恨的性格是娜娜伊比不上的。

"老太..娜娜姊,我们等等要去的是什么地方啊。"

"秘密基地....也是从前举行历届KQ游戏的....其他会场。"

"欧~似乎挺有趣的啊。"


妹红没有多问什么,如此相信着娜娜伊。
就像前面等待的不是龙潭虎穴般的另一个游戏会场。

"没差吧,我到真有兴趣,而且我想啊,娜娜姊不会害我"

"我不会...害人嘛...."

(这话如果让当年那些人听到....)

娜娜伊知道今后的JAP不可能在太平下去了,即使不是这样,她也打算找个更为隐蔽的场所安心度过漫长的余生。

藏东西的最为特殊之处,就是藏在光亮之下。
那么曾经举行过的,前KQ会场的隐密研究设施,反而是如今的JAP最安全的地方了。

今后,娜娜伊打算一辈子都宅居其中吧,只是不知道这样会不会苦了好动的妹红。

但妹红像是察觉到娜娜伊的担忧,只是咧嘴笑了笑。

"娜娜姊,改天再找黑桐那货来我们家喝茶吧,说起来他还欠我们一顿揍呢"

"..嗯....就这么办....毕竟是...家呢"

迎接两人得是许多宛如丛林一般地钢铁废墟的景色

腐臭与铁锈

破败与陈旧

让人感觉像是被世人所遗弃的地方

也将是两人今后的...家。


这远离尘世的隐密居所,或许今后有人会来拜访这里,也可能在无人能够找到了吧。

即使如此,娜娜伊和妹红也不会无聊,不但有着过往的KQ诸多故事可以再找里找到,也或许....

这又是另一段不为世人所知的故事了。



KQ九届结束后半年,JAP某阴暗角落 


"信长...大人...为什么..."

"看着汝等满怀希望的表情,却在之后结果得到的是绝望。这不是最棒的嘛,哈哈哈哈"

在信长被抓去玩KQ游戏的那段时间,其已惨遭被权力架空。
信长过分的隐密与实力主义,虽然一时半会信长不在也不至于让组织出现问题。
但就像早有所准备一样,除了誓死效忠的人以外,都尽数背叛了信长,像是有双看不见的手暗中操控了一切局势。

本来正常来说,信长应该会联合忠诚的旧部去夺回这一切...但...

"不错不错,朕...不...现下该是自称余才对了吗?嘛...随便了,哈哈哈,这种充满力量的感觉真是不错,胜过一切香醇美酒与权力啊...."

"信长殿...."

"还没死透吗?看来余功夫不到家啊。听好了余在使用[技能]的时候会用言灵,亦或者在内心中进行,这并不是对任何人进行解释,只是因为这样可以更好掌握这些技能...哎呀...余还没说完就死掉了...真是不经打。"

如今的织田信长全身散发的除了霸气更多的是狂气。
某种狂躁不安的气息充斥她的全身。
从希娜那里习得的掠夺天赋让她过分获取了超出本身能力极限的力量。
虽说是为了在KQ会场中存活下去,但在那之后的行为却远远超过了。
最终就像是过负荷一样,现在的织田信长,就其疯狂与力量。或许可以和最后的KQ游戏会场中,出来爆走的那个[希娜]一较高下了。

"不够...还不够啊...这种程度的余还称不上是战神"

陷入狂乱的织田信长,将在未来的JAP大地上掀起一场新的动乱。
而在那之前她会遇到各种挑战,例如袭来的女武术家。为了复仇使出充满杀意的拳劲与刚拳。
也可能在和某个白发少女在对打无数日夜而不分轩轾。
但现在自信心爆棚的信长,认为她的手可以掌握住一切了。

"等余,等余征服和享受玩这JAP后,这个世界余要尽数蹂躏!"

说这信长话落,夜幕逐渐低垂。身处在沉静的夜空下。
这万物寂静之感更添一股信长的狂气,只盼这是个最后的宁静夜晚能持续到永恒。



某时某地某南瓜头

不论你们如何怀疑已经发生的事情
命运的齿轮只会一次次无情地在血与泪中转动着。
死亡、悲伤、欢乐,交织在一起,在经过了无数灵魂的洗礼后,这才诞生了KQ。


因此让我们用最美艳的血花
尽情演绎这无尽轮回的牵挂

因此让我们用最美丽的剎那
尽情燃烧这一生一世的风华


KQ END  <混沌未来>






番外

KQ九届结束后数日,九届会场某处控制室 
 

 
某个黑发男子正静静得读着某些数据数据,同时不远处有数个像是护卫一样的蒙面黑衣人集团护卫男子左右。
 
“…第九次的KQ依然没有真正诞生結束一切的希望…”
 
黑发男子自言自语着,看起来十分失望。
 
这时会场的广播系统传出一道清冷的声音。
 
“没有错,不论是你想要的希望,或者是我想要的能够摧毁一切的魔王都没有出现。”


“……希娜嗎。”
 
黑发男子对声音有所熟悉,很快就道出其名。同时也指示其部下们稍安勿躁。
 
“……黑桐,这次依然像往常一样。恐怕今后KQ的活动还会继续下去吧。”
 
即使是透过机器传播出来的声音,也能让黑发男子----黑桐察觉到说话之人的态度,那是如同自己一般的深深疲惫。
 
“完美之人希娜,你可知道完美却不是永恒,唯有永恒才是真理,而你的完美何尝不是一种缺陷。”
 
“你所追求的路子是错的,如同秋海主任....当年那帮人也一样。”
 
黑桐像是批判,又像是告诫的语气。但女子---希娜对此不以为意。
 
“我承认,这次是我输了。黑桐,我会依约离开JAP,之后你是要举行第10次还是的11次的KQ实验我也不会妨碍你。”
 
“但你的理想注定不会成功,皇后病毒,这潘多拉的盒子已经打开后的现在,我们都知道里面一开始就没有希望。”
 
对此,黑桐也开始反唇相讥。
 
“既使要再延续一届又一届的KQ,也总比毁掉一切好,我认为这曾经是我们的共识。”
 
“黑桐…我们也曾经认为要让第四届KQ做为最后而全力以赴过。”
 
希娜淡淡的反驳,而黑桐却不再回话。
沉默就这样垄罩其中。
 
 
 
 
 
黑桐与希娜,都是曾经的KQ实验的适格者,
 
大体来说,他们的故事可以追溯到大战之前, 过去举行的1~8届KQ 都是极为不人道的实验,对外是宣称研究皇后病毒的解药, 实际上却是强化人之类的实验。
 
而随着KQ实验加深,各种属性系统和天赋也随之研究深入。   
 
但有天,西藤环为首的部分研究人员良心发现,连同其中最为优秀的适格者在内,最终数个实验体出去,而他们也掀起很大的动乱,让KFC组织一度土崩瓦解。
 
但后来组织也再度重生,也在那之后开启第五次的KQ实验。
理所当然适格者们的反叛尚未结束,他们的故事也是导致如今废土后文明的原因。
 
而时过境迁,反叛结束后原本的革命者也分为两派,概要来说就是支持KQ计划再次展开的希娜派。还有反对,认为一切就该到此结束的黑桐派。
 
但....因为某些原因,數年後同是反对派核心领导的黑桐和梨花選擇判出反对派 ,他们也打算再开KQ。
 
反对派也因此土崩瓦解,作鸟兽散。
 
剩余抱持中立立场的人 ,例如八神疾风也随之归隐。
 
长年以来的理念之争,分分合合,变换的各自不同立场。
这一切促使黑桐与希娜之间走到这一步,彼此的偏执即使有着过去的情分也无法弥补。
 
 




沉默良久,希娜主动开口。




 
“黑桐,我一直记得你曾经的帮助。不过这次的就算是回给你的人情债吧。”
 


“那么,这算是还了一次了?”

黑桐有些不悦的说道。

“……啊,对。算是吧。”

“你就不讲利息的吗?希娜?”

“什么……意思?”

“我们之间的因缘,彼此欠下的债务早已无法记述,即使算全了本金与利息,到了那时又会有新的债务与利息了吧。”



“我想了想,大概剩下的生命,我们都要为彼此赔上全部了。”



 
 
KQ九届结束后数月,新大陆,寒武机关总部
 
 
“球磨川大人,这是这次KQ实验的数据”
 
“啊啊…放着就好,辛苦你去忙着营运了,八木沼老弟。”
 
“不,这是属下该做的,只可惜不论是魔王还是夭折的希望都不尽理想,曾经的废弃候补能井更是早早死了,也是令人失望的一点。”
 
“欧…”
 
名唤球磨川的某位大人物只是无所谓的听着部下的报告。
其表情就是一副了无生趣的样子。
 
而像是不在意上司的冷淡反应一样,其部下八木沼也继续尽责的报告着,发生在远处岛国上的经历。
 
“…综上所述,继承里村红叶DNA的那对姊妹也无任何特殊表现,现在可以将其转为备选方案了。”
 
“欧…”
 
“…另外…这次的那个实验,复制出来的[希娜]更是有着许多缺陷,但我们已收集到许多重要数据.整体来说,还是达成了既定的指标。”
 
 
“……希娜……我知道了…你退下吧”
 
像是对这名字起了反应,而查觉到上司心境变化后,八木沼也起身告辞。
 
在超高大楼内,这个孤高的帝王只是透过玻璃窗静静地看着窗外的夜景。


“希娜,你可知道我从小就很嫉妒你,你的笑容每次都让我觉得我是多么的渺小...你身边的一切都是那么的耀眼,耀眼到让我想亲手毁了它……”
“正因为我喜欢上妳了啊!想成为你的力量啊!想回报妳恩情啊!想...”
 
“可为什么你选择的不是我!”
 
“啊啊...我知道的....我是个成熟的大人…这次…我就先用假货妥协吧…”
 
“但是下一次…我一定要…”
 
 
球式KQ   END  ……?
avatar
司令
如同神一般
如同神一般

帖子数 : 1217
生存经验 : 1279
注册日期 : 14-07-03

角色状态
KQ魂: 1
KQ币: 1000
球化值: 0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